徐州,这是一座唯一享受江浙沪包邮且冬天还供暖的城市

徐州是一个总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出现的城市,平淡的日子里,他自顾自的奋力追赶那些优秀的城市,在历史的风云际会间,他总是主动或被迫的在历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这座城市的人也是饱经历史的沧桑和战争的洗礼,形成了其特有的性格特点。徐州人是“战斗民族”,是中原的钢铁部落,是南国的守门柱石。徐州四季分明,不至于像是南京那么热,也不至于像黑龙江那么冷,让你一年四季都能够舒舒服服的享受自然的恩泽。徐州的男生在豪迈和雄壮之外,还有江苏特有的细致和善良;女生则很顾家,贴心善解人意。

徐州拥有中国矿业大学(211)、江苏师范大学、徐州医学院、徐州工程兵学院等一系列优等高校,在非省份城市中,徐州应该是名列前茅的。

徐州市区不大,感觉走几步就能够走到头,更大的是六个县级地区。徐州企业众多,但是更多的是资源性和国企性质的企业,创新型企业不多。

徐州各方面都还挺好,但是在外地人的眼中却是很一般的城市,除了自身的经济发展结构对于外地的吸引力弱之外,更多的是徐州这个城市整体散发的是一种历史的厚重感,少了深圳那种活力。

徐州作为华东重镇,淮海地区中心,交通便利,战略地位重要。从徐州出发,北到北京700公里,西到西安800公里,南到上海600公里,可以说,徐州处于中国中东部地区南北东西交汇的中心,素有五省通衢(指古代直隶、山东、河南、江南、浙江五省)的说法。这种交通上得天独厚的位置,造就了徐州在国内的重要地位。

徐州东近黄海,西连中原,北倚泰山和沂蒙山系,南顾江淮平原。由此向东西南北挺进,都如高山流水势不可挡。有人形象地比喻,徐州是中国东部的“腰眼”,是中国南北的“咽喉”,均属要害位置,适宜两军决战。
徐州古称彭城,已有5000多年文明史。帝尧时建大彭氏国。大禹治水,把全国疆域分为九州,徐州即为九州之一,彭城邑成为这一区域的中心城市。

近代徐州的复兴得益于两点,津浦铁路的开通和煤炭工业的发展。铁路的开通,使得徐州重新夺回因大运河改道而失去的交通枢纽地位。煤炭工业的发展,使得徐州发展起一套重工业产业体系,奠定了经济上在黄淮地区一枝独秀的地位。

徐州是中国重要的煤炭产地,也是华东地区的电力基地。其中煤炭储量69亿吨,占江苏省90%以上。1882年开始,官督商办的利国驿煤铁局开始运营,之后历经晚清民国,发展出机车车辆修理厂,利国铁矿、宝兴面粉厂、江北火柴厂、耀华电灯厂、电话局 、铁工厂、蛋品厂 、印刷厂等工矿企业 。

1930 年代前后 ,榨油 、酿造 、面粉 、火柴 、皮毛、纺织等轻工业和手工业在徐州发展较为兴盛。到 1936 年,徐州的人口增加到 13 万以上,成为苏、鲁、豫、皖四省交界地区第一大城市和工农业产品的集散中心。

建国以后,国家和江苏省大力支持徐州地区煤炭工业发展,在建设煤、电为主的能源工业的同时,发展了以煤化工、生物化工为特色的化学工业,以工程机械、矿山机械为重点的机械工业,以水泥为主体的建材工业,以日用消费品为特色的轻工业等工业体系。徐州也因此成为黄淮海地区的工业重镇。

进入新世纪,随着煤炭资源的日趋枯竭,以及国家大力推动煤炭去产能计划,徐州也面临资源型城市转型的课题。徐州依托自身资源禀赋,发展起以徐工集团为龙头的装备制造业,以东南钢铁、牛头山钢铁等企业为龙头的冶金产业,以大屯铝业为龙头的建材产业,以淮海中联、徐州中联为龙头的水泥产业,以徐矿集团为龙头的能源产业,基本实现了从老工业基地城市到现代工业城市的转变。2016年,徐州市GDP为5808亿元,排在江苏第5位,中国排名第31位。

1986年,江苏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四省20个地级市成立淮海经济区,意图打造中国东部沿海继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之外第四个沿海经济带。徐州作为淮海地区中心城市,其中既蕴含着希望,也承载着压力。然而30年过后,很难说徐州很好地承担得起这个重担。其中既有内因,又有外因。

目前的情形下,鲁南各市更倾向于抱济南、青岛大腿,淮安、盐城、宿迁则倾向于苏南上海。皖北、豫东基础太差,与徐州产业互补性又不强。徐州虽在几何意义上有淮海地区中心城市之名,却难有实际意义。因此,徐州是孤独的。展望未来,徐州想发展,必须是基于周围城市一起共同发展,正应了一句广告词“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”。然而目前看,前路依旧漫漫。

徐州可能并不是一个适合年轻人的城市,因为你会习惯安逸,这里可能也不会有你想要的机会;但是等你年纪稍微大一些,我想你会深深爱上徐州的。你要给他机会,给他时间。徐州的潜力,永远比你想象的大。

霸龙保镖公司, 24小时全国派遣保镖